白菜阿瑞

有一天,低产白菜赢了高产阿瑞....

通往蜘蛛巢穴的小径

第一次发文_(:з」∠)_
ooc预警!!(哔哔哔哔哔——)
主cp贱虫,可能会有骨科(混乱的骨科我哪对都站/叉腰),大概就是乡村风格的....吧??总之是一个系列(不知道算不算长篇呢?)
我,文渣,轻喷,谢谢/捂脸
没什么问题的话就开始啦👇🏻

一、

安德鲁坐在窗台上,内心纠结不安。
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向梅婶说这件事,尽管在心里他已经翻来覆去操练很多次了。
“梅婶,我没有说谎,真的!有个男人他……”安德鲁冷不防冒出这样一句,却十分有自知之明的把还没说出口的话咽了下去。
她不会听的。
她正忙着指挥几个刚来的仆人干这干那。
他其实并不是害怕她不屑的眼神,也不是担心她会斥责自己胡思乱想的能力又升了一个等级,而是有些担心被那几个多嘴的仆人听到后会传出去遭人耻笑。
梅婶的眼神向这边扫过来,略带疑惑的与他的眼神交汇,又接着跳回去忙着教那几个啥都不会的仆人。
他知道她准备了一桌大餐-----只是为了庆祝哥哥托比的生日。
从早晨起他就闻到一股准备中的宴会饭菜的香味,而且看起来似乎还有一个三层大蛋糕。
虽然一天都在忍着不去偷吃,但是起码现在----安德鲁向餐桌轻轻一瞥----上面摆满了平时吃不到的好东西。这倒是件好事,起码今天能够撇开那个跟踪狂大吃特吃一顿了。
“你在干嘛?”安德鲁发觉弟弟站在窗前,视野聚焦在一棵树下。
“那里有....嗯.....一个.....”
“男人?”安德鲁接话道,牙疼似的抽了一下嘴角。
“是的.....”汤姆低下头,抿了抿干裂的嘴唇,详装漫不经心的样子说到,“他冲我挥了挥手,指了指家里面,然后...”汤姆突然闭紧了嘴巴,他看见——看见那个男人冲他又比了那个手势——右手比一个OK,左手则把食指插进右手的“OK”里去。
“先去吃饭,我一会就来。”安德鲁迅速捂住汤姆的眼睛,一边安慰他,一边把他送到梅婶那里。
well.我不怕。真的,一点都不怕。
安德鲁在弟弟走后悄悄的走到窗边看看那个男人刚刚呆的位置,却惊讶地发现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爬到了正对着他窗子的一根粗树枝上。
今天,那个男人带了一包彩纸。他坐在那里冲安德鲁笑笑,然后开始认真的纸上写写画画。
他在....干什么?只是单纯的写画吗?安德鲁不大明白他想表达什么,但是看起来——嗯,起码不会影响自己的生活或者伤害到自己的家人。
不久后男人停了下来,手法娴熟的把纸折成纸飞机然后示意安德鲁打开窗户。
打开....打开窗户???
安德鲁平时虽然害怕蜘蛛,但是怎么说也是家里的男子汉,一挑十不是问题,更别说闯进古堡拯救被恶龙困住的公主什么的——好吧,不瞎扯了,总而言之此时此刻他怂了。而且怂的十分彻底:他夺门而逃,飞奔到餐桌前,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没—事—吧—?”汤姆隔着几个位置,向安德鲁说着唇语,“他—走—了—吗—?”
“我—不—知—道—!”安德鲁一边回应着,一边懊恼自己竟然如此懦弱,“他—跳—到—树—枝—上—,我—看—不—见—他—了—”
好吧,我不仅懦弱,还爱撒谎。
安德鲁不安的在凳子上挪来挪去,一如一只躁动的饥饿的猫咪。
“拜托,你安静点!”托比瞪了安德鲁一眼,脸颊却泛起了一丝丝甜蜜的绯红,依稀可以辨认出嘴角淡淡的吻痕。
又是哈利干的吧?所幸这次他收敛了点。上次他还把托比的嘴亲肿了,害托比和梅婶解释了半天梅婶才将信将疑的相信是打球时球砸到了嘴这个荒唐的说法。
“生日快乐,宝贝儿。”在安德鲁胡思乱想的时候,梅婶把那个迄今为止安德鲁见过最大的蛋糕推了进来,贴着“made in China”的崭新的小餐轮桌银光闪闪,可惜梅婶似乎淘到了假货,因为此刻它正发出“吱呀吱呀”的噪音。
“哦!谢谢梅婶!”托比感动的站起身来亲吻了一下亲爱的婶婶。说是婶婶,其实对于他们三兄弟来说,她仿佛和他们的母亲一样。
“想看看礼物吗?”梅婶咯咯笑着,指挥仆人们把一堆花花绿绿的礼物放到沙发上,“等你本叔叔回来一起吃了晚餐我们就拆如何?”
“本叔叔从泰国回来了?”三兄弟惊喜地叫起来。
“是的!刚到机场,”语罢,梅婶神秘的眨眨眼,保养的十分好的面容上露出些许狡猾的笑,“他跟我说这是个惊喜,让我不告诉你们。哦!谁管他呢,这样照样能叫你们惊喜不是吗?但是如果他回来而你们摆出一副‘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神情他可能会猜到是我暴露了,所以宝贝们——愿意替我演一演这场‘让亲爱的本叔叔相信你们不知道他回来了而惊喜万分’的戏吗?”
“当然,梅婶。演戏我们可在行了!”
“那么在那之前----我们先开始读信吧?”梅婶迫不及待的搓了搓手,让托比优先挑选一张念出来。
事实上,托比早已瞄准了放在最上面的一封淡绿色带波点的小信封。上面写着哈利独特的花式签名。说实话,他有点担心哈利在里面写上写不该写的话,那样如果读出来并让梅婶知道的话可能会让他与他断绝来往。
犹豫再三,托比清了清嗓子,抽出放在最底下的一张粉色信封——他到底还是没有胆量把那些可能出现的露骨文字念出来——哪怕只是可能也不行。
“亲爱的托比.....今年是你的第十七个生日....很快你就能迎来第十八个生日,迎来你的.....你的成年礼....祝你生日快乐以及提前预祝你成年快乐——爱你的汤普森奶奶。”
“那个奶奶啊?”汤姆一边往嘴里塞巧克力蛋糕,一边毫不留情的嘲笑托比,“小时候好心帮你换尿布却被你喷了一身粪便的那位?”
“是啊是啊,我记得她也照看过你。那时你才三岁----”托比瞥了一眼毫无印象的汤姆,忍不住笑出声来,“那天你口渴了,她根本劝不住你,拉着我和安德鲁目瞪口呆的看着你跑到洗手间,喝了一肚子的……”
“叮咚。”
此时门铃及时的响了起来,把托比将要说出的话掩盖了下去,顺带还将浓重的火药味打的七零八散。
“小伙子们,猜猜是谁来了?”梅婶打开房门,冲屋里的男孩们眨了下眼。
“本叔叔!”男孩们惊喜的叫了一声,然后冲上去拥抱,亲吻,替他拿行李----正如他们承诺的那样,他们演技的确还不错。
“汤姆,最近没有----”本叔叔突然压低声音,凑到汤姆耳边,“没有喝厕水了吧?”
“没有!我……我才没有喝过!!”
“好啦好啦,开个玩笑。”
“安德鲁和托比呢?有照顾好弟弟吗?”
“有!我们照顾的可好了!”
本叔叔将外套放在衣架上,从包里拿出四包东西:“紫色这包呢,是汤姆的。红的这包是给安德鲁的。最后这两包呢,一包是普通礼物,另一包则是生日礼物,都是给我们的托比的。”
“wow!谢谢本叔叔!”安德鲁和汤姆开心的接过礼物,在一旁的托比则悄咪咪把那封绿色信封塞进口袋,然后也兴高采烈的接过他的两份“本叔叔爱心大礼包”。
“对了,汤姆和安德鲁,你们认识韦德吗?”本叔叔低头在包里翻找着什么,“我在门口捡到了一个东西,上面写着“安德鲁和汤姆的哥哥托比收”,应该是你们的朋友吧?”
“诶?”安德鲁拿起布丁的手停了一下,大脑飞速的思考着。韦德?韦德?老天,我不认识!
而汤姆则一脸懵逼的看着安德鲁,向他做着口型:“嘿—你—有—认—识—叫—韦—德—的—人—吗—?”
“没—有—你—呢—?”
“我—也—没—有——哦—我—倒—是—认—识—一—个—叫—皮—德—的—”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本叔叔拿出那个彩色的纸飞机,看着疑惑的两人,“不认识吗?”
“不——”
“认识!”安德鲁脱口而出,打断了汤姆的话。
“你认识?”汤姆凑到安德鲁耳边小声问道。
“不仅认识,而且还.....很讨厌他。”安德鲁翻了个白眼,往嘴里塞了满满一大口的布丁。

(第一章——完)

评论(1)

热度(29)